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兵机门徒

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,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,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,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一百零六章:资格
章节列表
第一百零六章:资格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突出起来的声音让苏彦微微错愕,然后恼怒地扭头看去,见来人是黎越泽,越发的怨怒的,带着点幽怨的嗓音说道:“你不知道破坏别人好事是不道德的吗?”

乔珺瑶本来便已经羞涩难当,此刻听说苏彦的话更是大窘,粉拳朝他身上砸了过去,让他不要乱说。

“道德?大白天的在这勾勾搭搭的,你也不嫌破坏学校风气。”黎越泽无不酸意的说道。

“你拉倒吧,别扯这些有的没的,有事说。”苏彦不耐烦的挥了挥手,说道。

黎越泽对着理直气壮的苏彦翻了个白眼,鄙视道:“熊样儿。结果出来了,教习让所有学员去通天塔前集合,害我找了你半天,也不知过了时间没有。“

苏彦听了这话,蓦然来了精神,也顾不得继续跟乔珺瑶缠闹了,跟她道了别,便急忙和黎越泽朝通天塔奔去了。

当苏彦两人来到地方的时候,其他人已经全到了,当初那个中年男子站在台上,见两人慌忙前来,带着些怒气问道:“怎么才来?”

“对不起,临时有些急事,耽搁了。”苏彦急忙解释道。

中年男子哼了声,也没有继续追究,扫视了众人一圈,清了清喉咙,朗声道:“你们第一轮实战的结果已经出来,下面我来公布进入最后决赛的名单。”

“苏彦,秦逸臣,黎越泽……”中年男子念出十个名字后,继续说道:“这十个人则是进入决赛的人选,其他人可以离开了。”

此话一出,下方则是一片扼腕叹息之声,神色灰暗,而后或羡慕,或者嫉妒的看向念到名字的十人。

等到其他人散尽之后,那中年男子再次开口了:“如果你们觉得此次的比试难度已经很大,那么请你们做好心理准备,接下来决赛的难度要十倍于上次,而且战场之事极为凶险,随时可能丧命。”

虽然早已经料到此战不会轻松,但由教习亲自说出,下方人的心中还是变得紧张起来,压力不小。

“我现在告诉你们此战的设定,但只是一些基本情况,其他的内容你们进去后自己探寻。”中年男子神色肃然,让他们更加紧张起来,心头惴惴:“为将者,要进能攻,退也要能守,此战便为守城。你所处的为一座孤城,规模较小,且无坚固城墙,更为天险可守。现在你为主将,城内有兵马不足一万,粮草不足三日之用,对方有兵五万余,携有攻城器械。”

“嘶…”下面的学员倒吸了一口冷气,神色变得有些惊骇起来,这条件实在太过苛刻了,守城虽然易于攻城,但也是相对于坚固的城防而言的。从男子的话里来看,孤城显然无险可守,而且对方还携有攻城器械,己方也快无粮草,不说必败也差不多了。

“能出城破敌,为胜。坚守十天以上,为胜,但不得长期龟缩不出。”中年男子继续说了起来,而后双手负在背后,看着下方脸色剧变的学员。

“这…这也太变态了吧?”黎越泽苦笑一声,扭过头对着苏彦说道。

苏彦也是神色凝重,此战确实艰难不过从条件上来看,竟与当初祭祖之时苏洌所出之题颇为相似,显然都是从一个实际案例中演化而来的。

不过这学院的条件却更为苛刻,而且战场千变万化,根本不能按以往的模式来看。再者苏彦对具体的情况也毫不了解,想要一丝不变的用出自己当初的破敌方法是不可能的。

“还有一点,这次你们对方具体的作战方法是由学院的教习亲自设定的,所以你们小心些吧。”中年男子可能还嫌不够,再度泼了盘冷水。

“天呐,还让不让人打了?”

“哪有这么变态的?”下方的学员一听这话,纷纷叫嚷起来,神色更为难看。

“那你们以为呢?想想兵机阁什么地方,再来说这些话吧,要是什么货色都可以进入的话那么它便不配称作名将的摇篮了。”中年男子冷哼了声,继续打击着他们,不过他还是没让这些学员完全失去信心的:“也不用太害怕了,这个战例本就是个败局,城破也很正常,对你们的评比也是全靠胜负来决定,你们在其中的表现很重要。”

此话一出,学员们的脸色才微微缓和了一些,而后便稀稀拉拉的问了些问题,中年男子倒也耐心,给他们一一解答了。

“我再问最后一遍,谁要弃权?战场凶险,刺杀、反间、突袭等无所不用之极,谁也保证不了你们一定有机会捏碎这传送石回来。”中年男子说道。

沉默了一片,才有个声音无力地传出。

“哎,算了,我弃权。”

中年男子看了那个学员一眼,也没有多说什么,挥了挥手说道:“嗯,你走吧,还有吗?”

“我也弃权,这个战局太难了,我守不住。”过了良久,再次有个声音传出,而后也无力地走了出去,身影萧瑟。

场内还剩下八位学员,虽说大多神色紧张,但再也没有提出弃权的,显然是对自己有一定的信心。

“没有了吗?”

良久之后,男子见没人应声,才点了点头,说道:“行了,各自回去吧,明天上午来此地集合,另外可以处理好你们的事情,因为此战的时间较长,可能要持续十余天。”

说完之后,男子便离开了,在场的人互相看了看,也准备转身离开了。

“你就是苏彦?”苏彦转身的时候,一个声音突然传了过来。

苏彦皱着眉头扭头看去,见开口的那人一袭白袍,丰神俊朗,一身的英气,沉默了片刻才回道:“对。”

“我叫秦逸臣,听说你第一战时你最先败敌,令高层震动。”秦逸臣气息有些凌厉,让苏彦有些不喜。

“跟你有关系吗?”苏彦蹙眉答道。

“我自幼研读兵法,深谙战场之道,年轻一辈从未有能与我并肩,但听他们将你说得神乎其神,所以我和你比一比,你有资格做我的对手。”秦逸臣从容道。

“可是…”苏彦突然转过后,轻笑道:“你没有资格做我的对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