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兵机门徒

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,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,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,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一百零四章:结束
章节列表
第一百零四章:结束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苏彦看着自己前面势如破竹的军队,笑容涌上了清秀的脸庞,虽然对自己获胜很有信心,但当成功真的来临时,那份喜悦还是少不了的。

苏彦此次摆出的阵法名为雁行阵,是苏彦前世一种运用比较普遍的战阵,阵势运动起来犹如大雁斜行,两翼展开,可以最大化的发挥射击兵种的威力,另外覆盖面积较广,可以对敌军进行迂回包抄。

阵势虽然普通,但苏彦运用灵活,还加入了一些奇妙的变化,所以效果明显,军队气势如虹,很快便击溃了对方的军阵。

兵败如山倒,科尔沁军心已散,士兵丢盔卸甲,狼狈奔逃,再没了之前的气势,被苏彦的骑兵一路追杀,几近全灭。

突然,天空再度出现一道炽烈的乌光,横亘在天宇间,苏彦知道这是学院要求停止战斗的信号,胜败已定,故而将死亡率降到最低点。

苏彦吩咐旗手行退兵令,令行禁止,本来前突的军阵很快便停止了,然后响起震天动地的呼啸声,士兵忘情的抛飞手中的兵器和铠甲,热泪盈眶。被囚多年,此刻终于有了回家和家人团聚的机会,让他们怎能不激动?

苏彦看着欢呼雀跃的空桑士兵,心头也是酸酸的,怅然叹道:“命苦的人啊!”

随着军阵的退回,先前苏彦挑出的那五个壮汉也是来到苏彦的面前,此刻身上也都挂了彩,战甲上血迹斑斑,互相交替了眼色之后,齐齐朝着苏彦跪了下去:“虽然阵营不同,以后战场相见仍会厮杀,但你给了我们回归故土的机会,我们会念你这份情,大恩他日厚报。”

说完之后便齐齐拜了下去,苏彦长叹一声,也未阻止他们,挥了挥让他们各自去了。

半个时辰的时间,士兵收拾完战场之后,便纷纷散去了,回到他们来时的地方等待管事放他们离开这个囚笼。

苏彦也来回到来时的那个地方,等待着教习前来带他回去。

而此刻在通天塔内的一间宽敞的石室中,正端坐着五六个人,有的中年年纪,满身的书生气息,也有的不怒自威,虎目生光,也有的年纪较长,须发皆白,而在他们的身前正悬浮一个透明的水幕,上面赫然映射着苏彦所处战场的景象。

“你们怎么看?”当头的一个中年男子沉默良久,开口问道。

“阵法虽然普通,但变化灵活,将攻击力发挥到最大,看来深谙此道,是个好苗子。”一人慢声说道。

“战斗开始到现在才刚过半个时辰,这次试炼按速度来说恐怕以他为首吧?”

“兵败便如山倒,比别人快点代表不了什么。”有人开口反驳。

“但他的能力和心性你不能否认吧,他们这个年纪的孩子恐怕是第一次上战场,指挥这么多人作战。你们见过多少能像他这样镇定自若,挥洒自如的学员?”

此话一出,旁边便一片寂静,开始思考起来,许久后那位书生气的男子开口道:“说的不错,心性不错,有大将风范,可以重点培养。”

“对了,凌老,你怎么看?”一人突然转过头,对着那位老者问道。

其他人的目光也随着他看向了老者,他从一开始并未开口,而且看起来也颇有威信,所以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。

“跟你们想的一样,深谙兵法,而且运用得当,有大将风范。但是他的心气太高,甚至有些自大,需要磨砺,不然 以后肯定会吃亏的。看最后的决赛吧,这次也就是小打小闹罢了。”老人抚了抚了胡须,平静地说道。

老人话一出,其他人也不再说话,不知道是在思考老人的话语,还是在想些其他事情。

至于苏彦,他此刻并不知道已经裁判席的资深人士对他定性了,还有些不知道合不合适的评语。但有一点是对,他此刻确实有些意气风发的味道,从青州一役到现在,他打得得心应手,而且成效明显,心头也多了一丝傲气,对自己的未来有了些向往。

等了大概一刻钟,先前带苏彦进来的那位教习便再度出现了,苏彦见状,急忙上前躬身行了一礼。

“小家伙不错,打得挺漂亮的。”那位教习显然也看到苏彦的表现,出声赞道,态度也比来时好了许多。

苏彦谦虚了声,而后便跟着教习走了段路,来到了传送点,离开了这个地方。

因为苏彦的战斗结束的非常快,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,所以当他回来的时候,厅内空无一人,其他人都还未结束战斗回来。

在苏彦到达不到一盏茶的时间,突然传送阵亮了起来,苏彦心头一惊,仔细看了过去,想看看这人是谁,几乎和他差不多败敌,怕是个劲敌。

但让苏彦啼笑皆非的是,那人出来的时候狼狈至极,衣衫破烂,竟是险些死于战阵之中,然后捏碎传送石回来的。

那人看见苏彦,也知道自己的样子不怎么好看,对着他拱了拱手便面带羞愧的离开了。

“你先回去吧,这两天会有人通知你结果,如果能到进去最后角逐的话到三天后上午再次来到此地集合。”那教习对着苏彦说道。

苏彦应了声,道了声别,便转身往塔外去了。虽然时间尚早,但苏彦也未去天玄界再修炼一番,而是直接回了宿舍,因为他实在有些疲惫了。

看似苏彦在战场站了半个时辰的时间便直接回来,好像没费什么力气,但从未指挥过军队打仗的人不会知道行军打仗是件多么累人的事情。尤其是像苏彦这样赶鸭子上架,几乎没有准备时间便走上战场的,其中耗费的脑力和体力丝毫不比一场大战少多少,所以当苏彦回到宿舍的时候,仿佛听到了自己脑中的嗡鸣,一头栽倒到了床上。

休息了大概两三个时辰,苏彦的精神才恢复回来,而在这时,黎越泽也回来了,神色平静,看不出什么来。

“怎么样?”苏彦挺起身子,开口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