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兵机门徒

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,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,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,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一百零三章:定胜负
章节列表
第一百零三章:定胜负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苏彦点了点头,然后从地上随手拿起一截树枝,在地上划了起来,一边画着,一边给他们讲解分配任务。

好在那五个汉子都曾带过兵,有经验,所以也没费苏彦什么事,稍微讲解一番他们也就明白了他的用意。

说完之后,苏彦便让他们各自回去,按照之前的安排将自己所带的部分好好整顿一番,因为他们如今的阵容实在太过散乱。

过了两个时辰,阵容已经颇具规模,不像先前那般杂乱不堪,有了一丝正规军的风范,让苏彦还算满意。

这时,一骑突然疾奔而来,带着一阵烟尘来到的苏彦面前,正是派去的斥候。

那人翻身下马,说道:“启禀将军,对方方队正在朝我方行进中,目测有七八千人左右,骑兵在前,步兵在后,配有斧手、朴刀手、骑射手,无重甲骑兵。”

“知道了,你去吧。”苏彦点了点头,挥手道。

苏彦仰头看了看天色,已经将近正午,而后扫视了一圈,朗声道:“原地整顿十分钟,收拾好兵器、铠甲,十分钟准时出发。”

“诺!”士兵齐声应声,而后阵营便如蜂房般忙碌起来,擦拭刀枪,互相走动,站好队列。

“出发!”随着苏彦一声令下,军阵开始启程,行了不到一刻钟,便到了约战的地点。经过苏彦这么一番调整,军阵还算整齐,士兵站成一个方阵,刀枪林立,战旗迎风猎猎飘舞。

苏彦站在中间的战车上,眯着眼看着前面的情况,神色肃然。而他旁边则站了一个士兵,双手各持一张小旗,为旗手。

突然,苏彦军阵的前方掀起了一阵冲天的烟尘,马蹄声隆隆震耳,旌旗招展,科尔沁军队到了。

对方的兵力要超出苏彦将近一倍,故而阵势也比较庞大,烟尘漫天,再加上科尔沁人生来的野性,呼喝声不断,竟让苏彦这方的士兵有了一些怯意。

“不要慌,等待命令,虚张声势而已。”苏彦朗声道,见主帅如此,下面的士兵也重新挺直了身子,目光炯炯。

对方的军阵渐渐停了,距离苏彦有一里左右,对方的主将就立在最前方,长相凶悍,身材雄壮,显然也是科尔沁曾经的将领。

“小儿,赶快投降吧,别等我最后丢了性命。”那个主将看见站在战车上的苏彦,朗声喊了起来,引得对方军阵的一阵哄笑之声。

苏彦笑笑,也不生气,静静地负手站着。

过了不到一刻钟,天空之上突然亮起了一道炽烈的金芒,刺人眼目,而后便消散于天际。

“杀!”看到金光,对方的主将率先一声怒喝,千军万马瞬间动了起来,蹄声如雷,惊天动地。

科尔沁的骑兵速度极快,仿佛一道黑色的旋风将步兵抛在后面,闪电般袭来。

“变阵!”苏彦在科尔沁骑兵即将来到眼前的时候,突然出声道。

站在他的旁边的那位旗手听到苏彦的话,随即动了起来,两手间的旗帜不断挥动。

随着旗手的动作,苏彦的军阵突然变化,迅速朝着两旁裂开,逐渐张开一个口子,骑兵分列在两翼,宛如一个大大的“V”字,压向科尔沁的军阵。

“收!”苏彦再次出声。

阵势再变,张开的两翼突然向中间靠拢,对科尔沁形成了迂回合围之势。

科尔沁骑兵见状,持刀用力向两旁杀去,想要破开军阵的两翼,但两翼处骤然停止了运动。

“哈!”前排的盾牌兵迅速将手中的盾牌立了起来,抵向突来的骑兵。而在盾牌兵后方的长枪手也同时将长枪送了出去,架到了盾牌之上,刺向科尔沁的战马。

随着旗手手中旗帜的摆动,立在长枪兵后方的弓弩手突然向前踏了一步,拉弓如满月,箭矢离弦闪电般飞了过去,一时间将科尔沁的骑兵射得人仰马翻。

在不到十个呼吸间,弓弩手已经交替轮换,进行连续三轮攒射,科尔沁骑兵本来便密集,经过这么无差别的攒射,折损已经超过了三分之一。

虽然骑兵受损严重,但剩余的人马也已经冲到两翼阵前。

“开!”苏彦仔细看着场中的情形,出声喝道。

随着苏彦的命令,本来闭合的两翼军阵突然裂开一道口子,放任对方骑兵冲了进来,而后再次合拢,常规步兵和长枪手一拥而上,将骑兵困在一个狭小的空间之内。

科尔沁骑兵困在其中,原先机动性的优势便荡然无存,再者数量少于周围的步兵,所以便成了瓮中之鳖,任由人宰割。

不一会儿,诸多骑兵便已经伤亡落马,惨嚎声不断,让人心头生寒。

到了此时,科尔沁的骑兵阵势已经散乱,处在外面的苏彦方骑兵突然出击,如利剑般径直刺入其中。

科尔沁骑兵本来便已无斗志,此刻苏彦方骑兵突击,他们根本没了反抗之力,狼狈奔逃,很快便死伤殆尽。

骑兵虽散,但步兵尚在。虽然科尔沁的步兵方阵被骑兵抛在了后面,但早已扑了上来,尽管一直想救出困在里面的骑兵,但奈何战势太快,再者受外围的士兵所阻,一直被苏彦军阵挡在了外面。

“变阵!”苏彦再次开口说道。

旗手双手迅速挥动,而军阵也随着变化着,行动间竟成了一个倒“V”字形,与之前相反,骑兵位于尖头两端,步兵位于两侧,如一道锥子般狠狠刺入了对方的步兵方阵中。

骑兵冲在最前方,如尖刀般破开了步兵的方阵,一路去势不止,气势如虹,将方阵生生切成了两段。

苏彦军阵的步兵也不停止动作,弓弩手不断交替攒射,盾牌兵和长桥手护在左右,保护弓弩阵的安全,攻防自如,配合完美。

科尔沁方阵已经失去了骑兵,所以根本挡不住苏彦的骑兵冲杀,骑兵仿佛收割生命的死神,刀落处便有一道血浪冲天而起,头颅不断滚落。

苏彦看到此处,紧绷的脸上才露出了一丝笑意,此战已经有了定势,他已经获胜,对方不会再有翻盘的机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