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兵机门徒

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,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,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,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一百零二章:士气
章节列表
第一百零二章:士气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美美地睡了一晚,苏彦将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,便带着黎越泽来到了通天塔前。

天刚翻起了鱼肚白,三十五名学员便已经到齐了,依然是昨天的那位教习,大概的讲解了一番,便带着大家进入通天塔了。

一路走上四层,里面已经有了大概十位教习,其中不乏一些年长的老者,顾盼间不怒自威,显然是曾经征战沙场的名将。

“我现在开始点名,每八人为一组,由一名教习陪同进入。”

那中年男子说完之后便点起了名字,前面的八人率先走入泛着黑色光晕的传送门中,其他学员则在原地等待。

等了大概有半个时辰,八位教习才重新回到了外面。

“第二组,刘想,苏彦……”

苏彦陡然抬起头,目光变得明亮起来,扭头看了黎越泽一眼,算是告别,便随着教习大踏步走了传送门中。

一阵晕眩过后,眼前的光影变换,当苏彦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已经来到了一个陌生之地,和外面的世界有些相像,但环境相对荒凉一些,气氛诡异。

当苏彦观察周围地形的时候,身旁的那位教习已经开口了:“说出你的要求。”

“我选空桑皇朝中人,一千骑兵,四百长枪兵,四百盾兵,一千弓弩手,其余为常规步兵。”苏彦随即答道,他在昨天已经仔细细想过,所以今天不假思索直接说出了要求。

教习扭头看了他一眼,不知是何用意,但仍点了点头。

正在两人交谈间,突然一骑快马从远方而来,激起一阵烟尘。

快马转眼间便到了两人身前,上面有人约莫三十来岁,细碎的胡茬,下马后对着教习拱手打了个招呼:“李教习。”

教习笑着应了声,而后给苏彦介绍道:“他是这里的管事,也是将宫众人,稍后他会将你的所需带到这里人。”说完把苏彦的要求给那人重复了一遍。

那人应了声,径直转身上马离去了。

“行了,我先走了,稍后管事会将人马给你带来,给你三个时辰的准备时间,三个时辰后,天上会出现一阵炽盛的金光,到时你的对手会开始进攻,你自己当心吧。”教习说道。

苏彦躬身应了声,那教习点了点头,而后将一个黑色的传送水晶递给了苏彦,身子便化作一道流光飞了出去。

苏彦微眯着眼睛,看着周围的环境,他所在的地方还算平坦,背后有一座高山,前面便是荒原,不过如此地形对他确实不利,因为自己的兵力少于对方,再者对方乃是科尔沁人,天生的骑兵,在荒原上更显机动能力。

“荒原,山地…”苏彦喃喃念道,眸中精光闪烁,衣衫随着风轻轻舞动着。

约莫过了半个时辰,远方便传来隆隆的马蹄声和踏步声,苏彦扭头看去,脸上露出一丝笑意,知道是自己的兵马到了。

在苏彦期待的目光中,先前那个管事已经率先来到他的身边,而后指着后面说:“这些是你要的人马,你自己分配吧。”

苏彦拱手道了声谢,而后目光便向他的后面看去,管事倒也没有偷工减料,是按照他的要求分配的人马,军容还算不错,虽然青壮士兵不多,但也没有些老弱病残,让苏彦难堪。

苏彦叹了口气,不过很快便释然,毕竟这些士兵是被古羽皇朝禁锢在这通天塔中的,如囚徒一般,想让他们拥有那种冲天的士气也是不现实的。

“我知道你们想让你们拿出士气和血性是不现实的,但你们要知道,你们不仅仅是在为我而战斗,也是为了你们。”苏彦走上一个高地,对着下面的四千人马说道。苏彦的声音很高,带着些铿锵之声,所以大多士兵也抬起了头,听他说了起来。

“你们被囚在此处,虽说无生命之危,但终究是囚徒,这里也不是你们的家园。而现在,你们有了这个机会,如果此战获胜,你们会被释放,到时候,你们便会回到你们久违的家园,去和你们的家人的团聚。”

听到此处,那些本来双眼无神的士兵陡然挺直了身子,眸中突然射出两道精光,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。他们已经困在此处几年甚至几十年了,信念和血性早已被磨灭,可苏彦的话却让他们心头再次产生了希望,有了希望,便能生出体内无限的潜能,一股久违的士气正在他们中间悄然滋生。

“想想吧,你们是士兵,你们是军人,你们有着自己的尊严,征战沙场,马革裹尸才是你们的宿命,难道你们愿意这样庸碌的死去?再者,你们的家人正是远方等着你们,你忍心让他们终日以泪洗面吗?士兵们,拿起你们的武器,去厮杀吧!自由在等待着你们!”苏彦的话语都陡然变得激昂起来,声音高亢,响彻在这片天地间。

“杀!杀!杀!”苏彦的话语成功激起这些士兵的血性,他们双目圆瞪,额头青筋突起,嘶声怒吼声,血气冲天,惨烈的杀意将天上的云层搅得粉碎。

苏彦看着这股陡然提升的士气,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,心道这才是应该是军队的样子。而后扫视着他们一圈,沉声道:“你们之中谁曾带过兵?校尉也算。”

“我。”“我。”….沉默了一会儿了,有五六个精壮汉子走了出来,眸中精光四射,气质与其他士兵截然不同。

“嗯,你们过来,我来给你们作战略部署。”苏彦点了点头,而后走向骑兵方队,问道:“谁作过斥候或着哨骑的?去那边打探打探情报,每隔一刻钟回来禀报一回。”

这次走了十余人,跟苏彦请了令,便挥着马鞭策马去了。

苏彦将那个五个汉子叫到自己的旁边,肃然说道:“我知道你们不服,但是我虽有把握战胜对方,但需要你们的全力配合,还请你们不要扯这个后腿。获胜了,对大家都有好处,歌曲所需罢了。”

那五个汉子互相对视了一会儿,而后齐声道:“你放心吧,我们会做好的自己的事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