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兵机门徒

毕业于高等军事学院,深谙古今兵法谋略的高材生,却因家境贫寒在社会中屡遭排挤,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一百零一章:临近
章节列表
第一百零一章:临近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“怎么考核?”有学员问道。

“考核说来也简单,首先是笔试,我会给你们每人发一张考卷,内容是关于作战的常识性的东西,还有具体战例的理解和分析。然后以其为基础,配合教习对你们的观察会从中筛选出三分之一来,参加最后的实战考试。”教习抚着胡须,缓缓说道。

“实战?”学员纷纷惊愕起来,一直听说将宫独特的考核方式,现在终于有机会可以亲身试验,心头有些兴奋。

“对,通天塔内小世界的实战,你们现在需要做的是通过第一关的考核,进入实战考核阶段。”教习说道。

“等会我会给你们每人一张考卷,限时一个时辰,按时交上考卷。中途不得交头接耳,抄袭等,违者取消考核资格。”

教习说完便从桌案上打开一个文件包,然后拿出一叠试卷,之后一一发了下去。而后在桌上立上了一个沙漏,开始计时,学员不敢大意,仔细答了起来。

苏彦对兵机阁也是很感兴趣,所以也是认真作答,好在试卷上基础的内容比较多,苏彦在兵法上的学习也很认真,所以答起来得心应手,没有费多大的力气。至于最后的战例分析,苏彦也仔细斟酌了一番,才将答案写了上去。

一个时辰很快便过去了,学员纷纷交上了试卷,而后便三五成群一路说着离开了教室。

“怎么样?”苏彦看了眼旁边仍有些困意黎越泽,笑道。

“真晦气,突然弄这么一出,也不提前打个招呼,不知道今天老子不在状态吗?”黎越泽翻着白眼,嘟嘟囔囔的抱怨道。

“哈哈,你自找的,怪得了谁?”苏彦忍俊不禁。

“还行吧,过这第一关应该没什么问题,后面的才是重头戏。”黎越泽叹了口气,说道。

“哈哈,一想到马上可以上阵,还真有些手痒。”苏彦这人便是这样,他喜欢立身于战场之上的感觉,那种挥斥方遒的快意实在让他着迷。

黎越泽白了他一眼,突然叹道:“也对,只有你这样的战争狂人才会这样的想法,吴将军说你天生便是为了战场而生,现在看来确实不假。”

苏彦语塞,干笑了两声,便岔开了话题:“等明天看结果吧,不过能进入兵机阁这个条件确实够诱人的,竞争激烈啊。”

“何止诱人,简直让人疯狂,以往除了末考很少有这种机会,也不知学院很怎么想的。能入兵机阁,即便以后不为将,也会是许多大势力追捧的对象,其诱惑力可想而知。”

一路说着,两人便回到了宿舍之中,苏彦下午也没有再去通天塔中修炼,而是静下心来,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,以等待着可能马上要到来的实战。

第二天上课之时,教习念出了通过第一关考核的学员,苏彦名列其中,黎越泽也顺利入选,新学员中共有三十五人进入到实战考核阶段。

“进入到实战考核的学员在下午申时到通天塔前集合,会有相关的教习为你们讲解具体的考核方式。”教习说完之后便离开了,留下了学员在那议论纷纷。

下午的时候,苏彦同黎越泽准时来到了通天塔前,进入旁边的大厅之中,过了一会儿,三十五名学员纷纷到齐了,这时一个中年男子也走上了高台。

中年男子朝四周扫视了一圈,朗声道:“事情你们已经知道,下面由我来告诉你们考核的具体内容。考核内容非常简单,地形随机,你方一千骑兵,三千步兵,对方两千骑兵,五千步兵。当然,你们可以随意配备你方步兵的兵种,向教习申请即可。限时三个时辰的准备时间,十二个时辰之内结束战斗,时间到的时候不管结果必须退出。”

“战场凶险,如果遇到生命危险时,可以捏碎你们手中的传送石,直接传送出去,但考核失败,并再也没有进入兵机阁的资格。本次考核会选中十人进入下一阶段,进行最后的考核,各自努力吧。明日再到此地集合,并报告你们的具体安排,好了,可以解散了,如果还有什么问题可以单独前来问我。”

苏彦和黎越泽听完后对视了一眼,见也没什么问题,便直接离开了。

“怎么样?有把握吗?”黎越泽看了苏彦一眼,问道。

“题目倒是不难,估计能到达这一步都有把握获胜,可只有十个人可以到下一阶段,这概率可不高啊。”苏彦摇头笑了笑。

“获胜不难,关键是看谁赢得漂亮,高层们都在上面看着呢,这题可不简单啊。”黎越泽也是摇了摇头,怅然道。

“行了,事在人为,不说这个了。”苏彦笑了笑,抛去那些烦恼,岔开了话题,“我一直想问的是,如果年年这样考核,通天塔之中究竟有多少战俘,竟然能这样的挥霍?还有,你不是说每当对方获胜的时候不是放任离开吗,这样算的话还能剩下多少人吗?”

“人类存在的时间已经不可查究,古羽皇朝也屹立了近万年,你可以算算,三大皇朝战事从未停止过,征战不休,你能想象这通天塔有多少战俘吗?”黎越泽讥讽道。

“战俘总会生老病死吧?即使再多的人经过了这么多年总该快死光了吧?”苏彦皱眉。

“有老死的,难道不能有出生的吗?你要知道那个空间不单单是囚笼,反而更像是个独立的世界,有着自己的循环方式,懂吗?”黎越泽回道。

“这…”苏彦突然皱起了眉头,沉吟了一会儿,继续说道:“这样的豢养方式是不是有些…过于残忍了?”

“残忍?”黎越泽笑了两声,缓声说道“战争总会死人,但是我们却给他们这个可以生还的机会,从其他角度来说,这也算一种恩惠。”

苏彦点了点头,他生在那个相对人权的世界,所以有些难以理解这样的作法。但他的思想并无适应这个世界,他也不能改变什么,每个世界都有着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思想,他也不再多想,随它去吧。





PS:新书冲榜,求鲜花,求收藏,诸位看官给点力吧。